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人生短文
 
 
 
 

我們背叛了什么

                                      作者不詳
 
 

    昨天應朋友之約去看一部電影《西點揭秘》,不知何時也有一部北大揭秘,讓國人能象個人似的去思考,
而不是被當作傻瓜似的欣賞某些人幼稚滑稽、欲蓋彌彰的表演。
    片子結束前主人公的一句話讓我回味無窮“我現在終于明白了比被強奸更痛苦的事是什么,那就是背叛。
”換句話說就是比被某種意志強加于身上還有更痛苦的事---發現自己曾信仰的東西背棄了自己。當劉先生還
把自由作為是北大的傳統時,一個宵小上告了他;當那名女生踏進北大時,她不會想到她會死,更想不到她的
死因會成為北大的一塊難堪的遮羞布;當中國的農民為解放貢獻了一切的時候,他們想不到世世代代還得束縛
在這塊并不屬于自己并不能帶來等價收益的土地上。 
    如果說自由是一種叛逆,選擇是一種自由,我們似乎都會被斥之為機會主義者,實際上一直以來的反右也
是這么做的。事實上我們的選擇從不自由,我想我這一代人還對老一輩的信仰堅守不已的沒幾個,當然不排除
一些精英,先進典型或如思想進步的學代表們的點綴,總之,我進的學校從沒有一絲一毫游離于政治之外的。
我不能理解唱首歌犯了什么錯,如果你非要認為那是叛國的話;我不理解我答辯的論文會讓一位老教授咆哮著
異端,如果你不讓我這樣寫為何又非要告訴我是事求事呢?我不能理解有兩千萬人不想和你在一起干嘛要強拉
著,如果你非要認為他們是給臉不要臉的叛民;我不能理解為什么要教育孩子們做顆國家機器上的螺絲釘,不
要去做不安份的什么詩人和學者。我不知道我還信仰什么,唯一記得的是我們要建設一個富強、民主、文明的
新中國,我知道我一直沒有背叛這一希望或是理想,那是誰背叛了它?    
影片中主人公接受案子時,將軍問他是一個士兵還是一個警察。在這一問的前提下是我們都不得不在這一 現實社會里承認的職業道德之間或是與一般道德規范的沖突。如韋伯所言,現代經濟社會失去了客觀的道德標 準,道德在發達的科技理性下不再具有理性基礎,價值是形而上的東西,只有手段才是理性的過程,每個人以 私利為目的而孤立,價值是中立的,依此而成的科層架構形成了以群體利益為界定的區域道德。韋伯是深刻而 悲觀的,但我們確實找不到道德普遍性的客觀基礎,包括哈貝馬斯的理性批判,正如以前探討的對話的可能, 理性的溝通離不開嚴密的假定,好比我們不能期望我們可以如經濟學中般完全理性的預期到合作下的一般道德 規范的限定,那更多會成為一種加以利用的自負。道德于我更多的是屬于先驗的,或者說是一種直覺,如哈貝 馬斯而言是先于語言判斷而存在著的一種情境。
事實上導演最想表述的東西在主人公在案子水落石出后對將軍的斥責。作為一名士兵他沒有這一權利對一 位要提拔他的上司說這種話,甚至應該欽佩將軍顧全大局,犧牲小我,維護了軍隊國家尊嚴的崇高的愛國主義 精神。作為一名警察,他也沒資格沒理由說將軍是兇手。“但你在她殘遭蹂躪后讓她把一切都忘掉的時候就已 殺死了她!”他是站在一個人的角度講述著一個殺“人”的故事,這里再次看到西方的人文主義精神,沒有任 何超出人道的非人道的理由是正當的和不可質疑的。
而這樣的殺人過程在維護穩定團結,國家和民族的尊嚴的借口下時常在發生。為了校園的安定,為了偉大 的大后方的三線工程,為了提高覺悟,為了方便群眾,為了國際名聲,為了祖宗留下來的寶貝,為了他老人家 ,為了一口氣,為了不讓愚民瞎操心,為了不為了什么......
背叛是相互的,在將軍背叛了他的女兒背叛了主人公對他偉大人格的信仰后,作為他的小兵的主人公也選 擇了背叛他。當他看著將軍的背影離自己而去,此時國旗徐徐升起,在他向這自由民主的國家精神的象征物莊 嚴的敬了個軍禮時也許他已經知道是誰在背叛,而自己又背叛了什么。
那么是誰背叛了我們,而我們,又背叛了什么?
下一頁

 
 

Copyright © 2004 Zyloco.com, Corp.
All Rights Reserved
5oo彩票网